<address id="zxvxz"></address>

                  過來,讓老子親一口/辦公室激烈床吻

                  “不用,不用,我已經粘手了,而且馬上就已經完成了,你就在餐桌旁等著吃早餐就好了。”老趙拒絕道。

                   

                   

                  許靈兒也便沒再說什么,自己走出了廚房來到了餐桌旁坐了下來,不一會兒,老趙便端著盤子把菜放到了餐桌上,來回了那么兩三次,才算把所有的早餐拿了出來。

                   

                   

                  兩個人邊吃邊聊天,老趙問許靈兒道:“為什么昨天晚上你一個人去酒吧呀?你應該知道這種是很危險的,我很擔心。”

                   

                   

                  說到這兒,老趙感覺自己說的話有點太過了,于是又補充著說了一句:“我想不僅是我擔心,就是連你的老公還有你的家人親人,都是會很擔心的。”

                   

                   

                  許靈兒聽著老趙的話,臉色一下子就沉了下來,昨天晚上自己為什么去酒吧,其實是有原因的,于是別對著老趙說道:“昨天晚上一個陌生號碼給我發了一張照片,照片里邊兒是我的老公余小天和一個不知道什么樣的女人在床上的合照。”

                   

                   

                   

                  調教侍妾H (折磨女性私密的100種方法)

                  說到這里許靈兒突然哭了起來,又是哽咽著說道:“但是我不敢直接去問我的老趙余小天,我害怕這里特別是存在著一些誤會,而且也害怕這件事情,如果說出來可能會影響我和老公的感情。”

                   

                   

                  這個時候許靈兒又哽咽了兩聲,接著說道:“不過我心里邊實在是難受,所以我便準備出去酒吧,因為心情郁悶的原因,我在酒吧里面喝了很多的酒,至于從酒吧出來以后發生的事情,趙叔你也都是知道的。”

                   

                   

                  老趙一直默默的做一個傾聽者,此時許靈兒把故事講完,老趙也是默默的點了點頭。

                   

                   

                  “現在的科技這么發達,說不定那這照片是合成的,你也知道做這種事情真的很簡單,根本不需要任何的技術。”老趙安慰著許靈兒,緊接著又對著許靈兒說道:“我覺得這件事情你處理得很對你昨天晚上的確不應該問你的老公余小天不過這件事情憋在你的心里邊也不是一回事兒,所以等你老公回來的時候,你再去問他,這樣面對面的,我想可以把問題說清楚,你也就不用再糾結這些了。”

                   

                   

                  許靈兒聽著老趙的話點了點頭,又對著老趙說道:“的確是這個樣子,我原本也是這樣想的,既然趙叔也這樣提醒我了那我就這樣做吧我想這也是最好的處理方式了”

                   

                   

                  許靈兒的話老趙聽在了心里,有的時候許靈兒就自己趙叔,有的時候許靈兒叫自己趙叔,原本自己是擔不上趙叔這個名號的,不過現在自己的事業略有成就,自然也可以帶上這兩個字,所以心里邊聽到許靈兒的這段話,還是10分的受用。

                   

                   

                  “嗯,這種事情只要你想開了就好,我們外人也沒有必要做過多的干預,實在不行的話你可以找你的岳父岳母談一下,我想他們應該會也會給你想一些辦法。”老趙又是對著許靈兒說道。

                   

                   

                  許靈兒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這個時候老趙看了看手表。

                   

                   

                  “竟顧著和你聊天了原來時間已經這么遲了,我今天還要去上班,所以就不能坐在家里邊陪你了,如果你想回家的話,一會兒就回去吧。”老趙仇視心扉的說道,他自然是不想許靈兒回家的,但是自己又沒有什么借口讓許靈兒留下,所以也只能照這樣說。

                   

                   

                  說完之后,老趙就趕忙去收拾去了,不一會兒收拾好老趙便準備出門,就在打開門的那一瞬間,老趙又對著許靈兒說道:“當然如果你的心情不好的話,你也可以待在這里這里你隨時都可以來,大門永遠為你敞開。”

                   

                   

                  許靈兒這次也沒有說什么話,也只是點了點頭,隨后老趙便出門上班去了。

                  隨后老趙便一個人來到了公司,來到了公司后發現自己的那些員工都已經來了,這讓老趙很是欣慰,畢竟昨天喝了那么多的酒,今天還能準時準點的上上班,說明他們真的是值得自己的付出的,自己昨天晚上的那一頓飯也算是沒有白費.

                   

                   

                  這個時候昨天喝了很多酒的老劉對著老趙說道:"趙叔,昨天也沒見你喝多啊,怎么今天反而是你來的最遲,說是不是昨天晚上發生什么不該發生的事情了."老劉說的很是淫蕩,話里的的意思自然是不言而喻.

                   

                   

                  老趙心想昨天晚上的確是發生了一些事情,但是這件事情還遠遠沒有拿出來顯擺的地步,更何況自己也不像顯擺.

                   

                   

                  于是老趙便對著老劉說道:"昨天晚上我倒是沒有發生什么,不過你就不一樣了吧,你和二丫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不可告人事情."說完老趙也是把那個猥瑣的表情還給了老劉.

                   

                   

                  這時候二丫不干了,對著老趙喉道:"趙叔,就是老劉他不要臉,我還要臉哈,你要是這樣說我的話,你可要給我加工資的,不然的話我就不干了."

                   

                   

                  “不干就不干吧,你這么潑辣,我還不干要你了.”老趙笑著對著二丫說道,二丫也不害怕老趙,只就就把手里的毛巾扔了過來,幸好老趙反映的快,不然的話毛巾就要打到老趙的面門了.

                   

                   

                  隨后老趙便來到了自己的辦公室,把包放下之后老趙也沒有工作的激情,至于原因依舊是許靈兒.

                   

                   

                  此時老趙想起了許靈兒早上說的話,她說陌生號碼給她發了一張她老公和別人的床照,當時老趙安慰了許靈兒,說那是假的,但其實老趙完全是口是心非,在這個世界上,此時此刻估計沒有人再比老趙希望那張照片是真的了.

                   

                   

                  原因也很簡單,就是如果許靈兒的丈夫余小天有了外遇,那么許靈兒當然會不愿意,那個時候說不定自己就真的有機可乘了.或者說自己跨過了最大的一個障礙.

                   

                   

                  老趙想到這里止不住地開心,然后把自己最好的茶葉拿了出來給自己泡了一壺濃茶,為這樣的好事開心.

                   

                   

                  但是如果那張照片真的是合成的怎么辦?老趙突然想到了這一點,隨即一口濃茶噴口而出.可是自己又有什么辦法尼,到時候余小天只要好好的解釋一下說不定許靈兒就相信了,那樣的話自己所謂的好機會,說不定反而成為了自己的絆腳石,說不定人家小倆口因為這件事兒反而感情升溫了,如果那樣的話,自己就真的是沒有任何辦法了.

                   

                   

                  所以老趙需要解決這件事情,但是這件事情,顯然沒有那么容易就解決,畢竟自己只是這件事情里邊的第三人,是一個旁觀者,自己對于倆位主要人物幾乎沒有影響.要說有點影響,也就是可以對著許靈兒吹吹風,余小天畢竟是許靈兒的老公,到時候許靈兒到底聽誰的,就不得而知了,而且說不定還因為這個事兒,反而讓余小天懷疑起自己,到時候自己的機會可就更小了。

                   

                   

                  所以這幾乎是一件無解的事情,老趙反復想了很多的辦法,但都被自己給否決了,因為這些辦法都很不靠普,風險太大而且收益不高,自然沒有必要去做這些。

                   

                   

                  所以思來想去老趙也是沒有什么好的想法,但是時間卻是一分一秒的過去,轉眼就快到了老趙下班的時間。

                   

                   

                  老趙索性就不去想那些不好的結果了,只是想著誰會那么無聊給許靈兒發那樣的照片,所以這件事情應該是真的,那么既然是真的,許靈兒和余小天就一定不能夠幸福,因為有了第三者的婚姻是一定不會幸福的,除非彼此三人都知道,一開始就知道,或者其中倆人只是肉體上的關系而不存在精神上的關系。

                   

                   

                  但是這倆種情況發生的機率十分的少,所以老趙認為自己的機會還時很大的,于是便把一天的煩惱甩到了腦后,開開心心的回家了。

                   

                   

                  原本想著回到家一定還是自己一個人,然后可能自己還要因為這件事情煩上好長時間,但是等到老趙打開家門,發現許靈兒竟然沒有離開,老趙是又驚又喜。

                   

                   

                  喜的自然是自己和許靈兒可以呆在一起更長時間,但是驚的就是為什么,為什么許靈兒沒有離開,這一點真的是很有意思。

                   

                   

                  不過這個時候許靈兒正在看電視,老趙也不太好打擾,巧合的是剛想到先不打擾那個電視就結束了。

                   

                   

                  這個時候老趙便對著許靈兒說道:“靈兒,為什么還沒有回家啊,我可不是在趕你回家哈,我只是單純的好奇而已。”

                   

                   

                  許靈兒這個時候把臉轉了回來對著老趙,老趙看著許靈兒的模樣并沒有哭過,可見現在的許靈兒的情緒應該是平復了很多。這倒是老趙很想看到的,因為老趙真的不想許靈兒傷心難過。

                   

                   

                  “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我就是單純的不想回家而已,所以趙叔我可以在這呆著吧。”許靈兒問老趙道。

                   

                   

                  老趙點點頭,心說我當然不想你離開了最好永遠都不要離開,不過嘴上卻是對著許靈兒說道:“沒事兒的,我這里你想呆多長時間就呆多長時間。”

                   

                   

                  說完又問許靈兒道:“晚上你有沒有吃飯???”許靈兒搖了搖頭,表示自己并沒有吃飯。

                   

                   

                  正巧因為今天白天自己想了一天這個問題,晚上回來的時候沒有吃飯,本來想著就不吃了,沒有想到現在竟然變成了一件好事兒,因為自己現在還有胃口陪許靈兒吃飯。

                   

                   

                  予是老趙便對著許靈兒說道:“那咋們倆出去吃飯吧。”許靈兒點了點頭,倆個人便一起離開出發去吃飯了。

                   

                   

                  至于吃什么,怎么吃在老趙看來并不是重點,重點是今天有著許靈兒陪自己吃飯,這顯然是十分幸運的一件事情。而許靈兒卻不這么想,因為許靈兒對飯菜要求還是很高的,所以就帶著老趙,在老趙小區附近找了一個人氣最高的餐廳。

                  因為是晚餐的原因,許靈兒只是簡單的點了幾個家常菜,這家店上菜的速度倒是也10分的快。很快張長點的菜就全部上齊了。

                   

                   

                  老趙其實是想和許靈兒談一談她的老公余小天的事情的,但是又想了一下,今天許靈兒好不容易才平靜了下來,如果現在再提起這件事的話,可能又會讓許靈兒平靜的心泛起波瀾,這顯然不是老趙想要看到的,于是老趙便也就沒開口。

                   

                   

                  老趙沒有開口,許靈兒卻是開口了對著老趙說道:“菜都已經上齊了,為什么你還不動筷子?是不是等著我喂你呢?”

                   

                   

                  許靈兒說這話顯然是在開玩笑,老趙自然聽得出來,但是老趙是多么的想許靈兒說的是真的,因為那樣的話自己會十分的幸福。

                   

                   

                  “中國有一句俗話,不是叫做女士優先嗎?你還沒有動筷子,我怎么可能去吃這些飯菜呢?”老趙也是打趣道。

                   

                   

                  “我站,咱倆也不要在這里瞎客氣了,如果再客氣下去我想飯菜都要涼了。”許靈兒對著老趙說道。隨后兩個人才動起了筷子。

                   

                   

                  起先兩個人并沒有說什么話,老趙心想,這也不是一個辦法,正好現在自己在做燈泡廠也算是自己的一切光輝事例,于是便張開了嘴。

                   

                   

                  “靈兒,你知道我現在在干什么嗎?”老趙問道。許靈兒搖了搖頭。

                   

                   

                  “哦,真遺憾,你原來沒有聽說呀,我現在在做一個燈泡廠,準確的來說也不能稱之為一個燈泡廠,就是一個燈泡作坊,因為我之前做過這個,所以我的技術很成熟現在拿起來也絲毫不感到陌生。”老趙侃侃而談。

                   

                   

                  許靈兒卻不是很清楚,因為她對于燈泡完全不了解,所以聽老趙說的就好像天方夜譚一樣。

                   

                   

                  老趙當然也發現了這種現象,于是便轉變了一種思路,對著許靈兒說道:“你知道我這段時間賺了多少錢嗎?”

                   

                   

                  許靈兒稍微思索了一下,別隨便猜測了一個數字,對著老趙說道:“估計也就兩三萬吧畢竟之前我和你在一起的時候,你還沒有開始做,這么短的時間應該賺個兩三萬已經是很好的。”

                   

                   

                  聽到許靈兒的話,這自顧自的笑了笑,向許靈兒伸出了4只手指。

                   

                   

                  “看來我少說了1萬原來你賺了4萬塊錢呀,真的好棒。”許靈兒有點不可思議。

                   

                   

                  老趙卻是依舊搖了搖頭,對著許靈兒說道:“靈兒,你也太低估我了吧,我給你比出的這4根手指,每一張代表著10萬塊錢。”

                   

                   

                  聽到老趙的話,許靈兒露出十分正經的表,表情,櫻桃小嘴也擺出一個老趙從未見過的形狀。我就知道許靈兒是真的吃驚。

                   

                   

                  “可是并沒有多長時間呀,你是怎么做的?在這么短的時間賺到這么多的錢,難道你是做了什么?……”許靈兒說到這里再沒有往下說,其中的意思當然是在職,老趙是不是做了什么違法的事情。

                   

                   

                  老趙是一個老江湖,自然聽出了許靈兒話里的意思,對著許靈兒說道:“難道我在你的心里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嗎?我當然沒有做任何違法的事情,我做的就是很普通的生意,只不過因為我做的很好所以才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賺到這么多的錢。”

                   

                   

                  但是許靈兒依舊覺得十分不可思議,于是別追問老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老趙當然也不藏著掖著,就把自己之前做的全盤告訴了,許靈兒,我自己最先制定的計劃,你以及在生意中沒有被短時的勝利沖昏頭腦。

                   

                   

                  老趙把這些一五一十的都告訴了許靈兒,當然在告訴的過程中也不免添油加醋,夸大了自己的功績。

                   

                   

                  許靈兒當然沒有在意到這些,因為這么短的時間賺到40萬,真的是一件十分困難的事情,但是老趙賺到了,這已經說明了問題,所以不管老趙剛才說的是多么的玄乎,許靈兒都是相信的,因為事實就擺在許靈兒的面前。

                   

                   

                  “趙叔,你真的是很厲害呀不知道我有沒有什么可以幫助你的如果能幫到你的話,我也會有很大的成就感。”許靈兒對著老趙說道。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嗯啊…寡妇少妇呻吟浪荡

                            <address id="zxvxz"></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