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xvxz"></address>

                  你們一起上吧我根本沒在怕:三人一起玩弄嬌妻高c

                  “壞了!李哥,你還說沒事兒,你這兒都腫起來一個包!”

                   

                   

                  劉春鈺的手摸到了前面,這猛地一碰,老李直接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女娃子到底是真不知道假不知道,這東西能隨便碰么?

                   

                   

                  老李連忙打了個哈哈:“沒事兒,沒事兒,我這都是老毛病了,回頭我貼上幾貼膏藥就好了。”

                   

                   

                  他可不敢繼續留在這里了,褲子里的端倪,要是讓劉春鈺發現了,那就不好了!

                   

                   

                  看著老李執意要走,劉春鈺也只能同意,看著老李夾著腿走出去的模樣,她心里還很擔憂,畢竟老李一把年紀了,剛才那一下,真要是撞出個好歹,村子里還不定怎么傳她閑話呢!

                   

                   

                   

                  同桌放學帶我去沒人的地方作文【嗯啊使勁】

                  看著老李離開的背影,劉春鈺瞇起眼睛回想起了之前發生的事情,嘴角露出一個神秘的笑容。

                   

                   

                  走在回家的路上,老李還在回憶剛才的美妙瞬間,興奮地同時又覺得可惜,不過來日方長,張家就劉春鈺在家,自己就守在劉春鈺的家門口,一個初嘗禁果的女人,那里會忍得住,到時候也許就是自己的機會。

                   

                   

                  老李正準備回家,老遠就看到一個女人站在自己家門口,老李的臉色瞬間起了變化。

                  老李退休前在鎮子里的中醫院當大夫,平日里就很好心,退休之后,賦閑在家時不時的給人看看病,收一些診金,平日里用來交租金。

                   

                   

                  老李的房東是個近四十歲的寡婦,姓蔡,村里的人當著面叫蔡姐,背著就叫蔡寡婦,別看她今年快四十了,但保養的還不錯,細皮嫩肉,身材也不算太走樣,對別人雖然不假顏色,但總是似有若無的勾引老李。

                   

                   

                  老李雖然五十了,但身體真的不錯,還能下地干農活,長著一張方正的大臉,看起來就很精神,蔡根花一眼就看中了老李,自打老李搬進來住就開始勾搭他,可老李就喜歡小姑娘,所以一直沒有同意。

                   

                   

                  “根花啊,你咋來了?”

                   

                   

                  老李立馬警惕起來,這老娘們兒一直對自己沒安好心,這么大早晨過來,不定有什么幺蛾子呢!

                   

                   

                  大早晨的蔡根花就穿著一條碎花的連衣裙,里面赫然是真空狀態,特別是領口那一條深深的事業線,里面的東西呼之欲出。

                   

                   

                  特別是在老李面前,蔡根花總是用胳膊擠著,想要向老李展示一些什么。

                   

                   

                  可老李壓根兒不好這一口,只是礙于蔡根花是房東,所以才硬忍著。

                   

                   

                  看到老李回家了,蔡根花眼睛一亮,招呼老李用著嬌滴滴的語氣道:“李哥,也不知道最近怎么了,我這胸口悶悶的,你看是不是生病了??!”

                   

                   

                  “這個……可能是天氣原因,你回家注意飲食就可以了。”

                   

                   

                  老李皺著眉頭,恨不得她立刻回家。

                   

                   

                  “可不行!李哥,我看你還是給我檢查一下吧,我這年紀也不小了,身邊還沒個人照顧,這有什么事情,可咋辦?”

                   

                   

                  蔡根花抱住老李的胳膊,豐滿的身軀在緊緊貼在老李。

                   

                   

                  老李強忍著從蔡根花身上傳來的刺鼻香水,硬著頭皮點了點頭。

                   

                   

                  如果放在以前,老李或許還會覺得享受,但是自打感受過劉春鈺身上的嫵媚溫柔后,在讓感受一下蔡根花,對他來說簡直是一種折磨。

                   

                   

                  老李領著蔡根花進了門,就聽著蔡根花直接把門從里面反鎖上了,然后直接從后面抱住了老李,“李哥!自打第一次見過你,我心里面就好像有把火重新著了起來,怎么辦?李哥,我真的忍不住了!”

                   

                   

                  老李冷汗順著額頭都流下來了,他就知道這女人穿成這樣找他一定沒啥好事兒!

                   

                   

                  蔡根花干脆不是勾引了,而是真正的霸王硬上弓。

                   

                   

                  這下老李是真的怕了,連連求饒:“妹子,咱們都一把年紀的人了,不興這個了,你快把衣服穿上,我就當什么都沒發生。”

                   

                   

                  “李哥,你是不是嫌棄我,因為我沒有張家的新媳婦兒年輕。”蔡根花委屈的嘟囔起來,緊接著繼續說,“不過李哥,我有錢??!村子里我有五套院子,只要你愿意跟我好,這些房子全都是你的!”

                   

                   

                  “我那是從人家借把鋤頭。”老李趕緊辯解。

                   

                   

                  “別以為我是瞎的,老娘活到這個歲數,什么男人沒有見過,你剛才從張家出來的時候,臉上都快笑出了褶子,新媳婦兒是好,可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幾斤幾兩,天鵝好看不好吃??!”

                   

                   

                  老李也有點生氣了。

                   

                   

                  “你什么意思?告訴你,老子不比別人差!”

                   

                   

                  “那是,我蔡根花看上的男人能差得了么!可話說回來,新媳婦兒是好看,可比起我來,那伺候人的功夫差遠了,李哥,你試試就知道了!”

                   

                   

                  一邊說著,手順著老李的腰就往下走。

                   

                   

                  本來蔡根花也沒想用這種方法,但自打看到老李從新媳婦兒家走出來后,她就產生了一種危機感,所以哪怕舍出去這把老臉,也得吃了這老東西,生米做成熟飯!

                  蔡根花這次是動真格的了,以前雖然也有撩騷老李的意思,但從來沒有這么明顯過。

                   

                   

                  蔡根花的這個院子不大,就一個出口,類似于過去的那種四合院,此刻老李被蔡根花困在院子中,屬實是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

                   

                   

                  老李雖然在竭盡抵抗,可蔡根花到底是個有經驗的女人,知道怎么才能最快撩撥起男人心底的那把火。

                   

                   

                  二十幾歲的小伙子尚且受不住,就更別提老李這個老光棍了!

                   

                   

                  就在老李都以為自己今天可能被蔡根花強了的時候,蔡根花的電話突然響了,一看電話來人,也顧不得老李,直接就離開了院子。

                   

                   

                  老李坐在地上,摸了摸褲子,露出了一個苦笑,旋即把大門關死,生怕蔡根花在闖進來,對他欲行不軌。

                   

                   

                  給自家小菜園松了松土,已經到了傍晚,老李正尋思洗個澡上床睡覺,剛進了自家簡易的洗澡棚子,老李腦海中立即浮現起了,劉春鈺那動人的嬌軀,身子立馬有了反應。

                   

                   

                  可還沒等老李洗完,就聽到自家墻壁后面,傳來一陣陣嘩啦啦的水聲和女人的歌聲。

                   

                   

                  這歌聲還不是來自別人,正是老李朝思暮想的劉春鈺。

                   

                   

                  以前張成還沒成親的時候,老李沒注意,他現在仔細一想,自己搭的這個棚子不正好在張家的澡棚子一旁么?

                   

                   

                  一想到劉春鈺洗澡的樣子,老李喉嚨就猛地吞了一口口水。

                   

                   

                  老李把水龍頭的聲音開到最大,身子卻靠到墻角陰濕的地方,輕輕的將其中一塊快要風化的磚頭取了出來。

                   

                   

                  這堵墻可算有年頭了,想要悄無聲息的弄下來一塊再容易不過。

                   

                   

                  聽著嘩啦啦的水聲,老李再也忍不住了,悄聲把眼睛湊了過去。

                   

                   

                  劉春鈺剛把衣服脫掉,她側對著老李的視線,映照著昏黃的燈光,老李能清晰的看到劉春鈺的身子。

                   

                   

                  這才是年輕女子應該有的樣子,年輕白嫩,富有活力。

                   

                   

                  特別是這種看到屬于別人的女人時的偷竊感刺激感,讓老李的呼吸一下子變得急促起來。

                   

                   

                  特別是眼前的誘人景色,讓老李心頭直接升起了一團火。

                   

                   

                  就在老李正看得過癮的時候,劉春鈺突然驚叫了一聲,老李嚇了一跳,還以為自己被發現了!

                   

                   

                  就在他剛想躲起來的時候,劉春鈺的身子直接摔在了地上,一個人捂著腿,在痛苦的哀鳴。

                   

                   

                  “壞了!出事兒了!”

                   

                   

                  老李心里一下子漏跳了半拍,村子雖然不算太過偏遠,可畢竟是在農村,蛇蟲鼠蟻這些東西不少,還特別愛在潮濕的環境呆著。

                   

                   

                  可就老李剛準備沖進對方家中的時候,突然止步,自己就這么沖進去,豈不是告訴她我在偷看她?

                   

                   

                  正當老李猶豫不定的時候,傳來了劉春鈺的呼救聲,老李忙站的遠了一些,粗著嗓子喊道:“誰在叫???怎么回事兒!”

                   

                   

                  聽到老李回應了自己,劉春鈺這邊趕緊回應:“是我??!救救我??!我好像被什么東西給咬了,現在動不了了,就在側院里!”

                   

                   

                  “等一下!我這就來!”老李這邊早已急不可耐。

                   

                   

                  這也得虧是晚上,這要是讓別人看到老李沖進新媳婦兒家里,村子里指不定傳出什么風言風語。

                   

                   

                  可當老李沖進張家院子里,看到光著身子躺在那里的劉春鈺時,視覺上的強烈沖擊,還是讓他的心,生出了一些復雜的念頭……

                  劉春鈺不愧是個尤物,全身猶如凝脂一般,只不過此刻癱在地上,表情痛苦的扭在一起。

                   

                   

                  老李看的是目瞪口呆,這可比剛才偷看要直觀多了。

                   

                   

                  “李…叔…救我!”

                   

                   

                  看到老李出現在自己面前,劉春鈺也顧不上自己此刻沒穿衣服的事情了,小腿的刺痛讓她痛苦的不能自已。

                   

                   

                  “你忍耐一下??!我先把你抱進屋子里!”老李按耐住激動,盡量讓聲音保持該有的冷靜。

                   

                   

                  老李走過去,將劉春鈺抱緊自己的懷中,嫩滑的軀體,就在自己的兩掌之間,老李眼睛不自主的向劉春鈺撇去。

                   

                   

                  “春鈺,你怎么樣?被咬到了那里?”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閱讀 <<<<

                  相關文章

                  嗯啊…寡妇少妇呻吟浪荡

                            <address id="zxvxz"></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