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xvxz"></address>

                  班級的公共玩具小詩有多少章|同人H文合集

                  她見我老貓著腰走路,眼睛往下一掃,沒說什么。

                  我挺心虛的,一直沒話說。

                  她也不吱聲,只是喝,好一會兒一口悶了把罐捏扁一扔,才對我說;“你不打算勸我了?”

                  我苦笑道:“勸不動。”我大她那么多,在她面前就像小貓一樣。

                  蘇春兒一聲冷哼,然后問我說:“你老實跟我說,你剛剛是不是偷窺我了?”

                  我嚇得不行,慌忙搖手說:“沒有沒有,我真的是路過。”

                  “那你解釋一下,你家里都沒有飲水機,也沒有水壺,你出來倒什么水?”

                  我啞口無言。

                  蘇春兒見我那鵪鶉樣兒,居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胸口劇烈起伏,誘得我老期待浴巾松掉,又好奇她為什么笑。

                  蘇春兒好不容易止住笑,往上拉了下浴巾,還有些微喘的跟我說:“傻了吧唧的,你就是認了想偷窺我又怎么樣?你一單身漢,要是不想女人,我都懷疑你取向不正常了。”

                  我忙說:“正常正常,絕對正常。”

                  “看出來了。”

                  蘇春兒往下瞟我褲襠一眼,我忙捂住了,卻因為規模太大而無法完全遮掩。

                  “韓哥,你是不是喜歡我?”

                   

                  剛剛睡了閨蜜17歲的兒子*第二天早上巨大還埋在體內

                  蘇春兒突然而來的話嚇我一跳,我忙否認說:“怎么會。我當你是我嫂子,我敬你愛你,又哪來的喜歡一說。”

                  我緊張之下說錯話,被蘇春兒抓住把柄了,她狐媚一笑說:“哦!原來你不是喜歡我,你是愛我。”

                  我無語了,心想著她怎么會知道我喜歡她,我自覺平時掩飾得挺好的,胡漢升就從來沒懷疑過。

                  蘇春兒見我不說話,微微笑著,也不逗我了,突然嘆口氣,懇求我說:“韓哥,能借你肩膀給我靠一下嗎?”

                  我樂壞了,還沒等答應,她就伏我肩上了,一股濃郁的女人香撲鼻而來,她的秀發就貼在我的鼻子上,往下是滑嫩的香肩,我這一瞬間居然沒想男女之間那點事兒,光想著她心里肯定有許多委屈,要不然也不會在有老公的情況下對別的男人投懷送抱。

                  我猶豫著不知道要不要抱她,或者拍一下她的后背,她倒好,突然離身整個兒撲我懷里抱著我,跟我說:“韓哥,你能不能抱我一下?”

                  她的聲音帶著哽咽,我哪還會遲疑,一下子就抱住她了,很用力。

                  發現她的身子很軟很舒服以后,更是連腰身都貼了上去。她似乎感覺不舒服,挪了下身子。

                   

                   

                  她發泄夠了,起身的時候浴巾往下掉,她一聲驚呼又伏我懷里,臉頰發熱的跟我說:“你能閉一下眼睛嗎?我整理一下。”

                   

                   

                  剛剛驚鴻一瞥,仿似桃花盛開,那一抹風情已經印在我腦海里了。

                   

                   

                  我閉著眼睛回味,耳邊是窸窸窣窣的聲音,很沖動的想說她都讓我抱了,是不是默許我撲她呢?

                   

                   

                  正想著,突然分身一緊,被抓住了。

                   

                   

                  我駭然睜眼,蘇春兒粉臉暈紅的看著我,說:“韓瀟,你想不想搞我?”

                   

                   

                  我被嚇到了,一時不知道怎么反應。

                   

                   

                  “你去我家的時候老偷偷看我,別以為我不知道。我知道你是喜歡我,因為你看我的眼神跟別人不一樣。如果你想的話,我可以把身子給你,感謝你喜歡我這么長時間。”

                   

                   

                  我都震驚了,女人的直覺太厲害了,但我還是說:“嫂子,你……你是想報復升哥嗎?”

                   

                   

                  “這算什么報復,他都不在乎我了。我只是覺得這么多年虧待自己了……韓哥,你能別叫我嫂子嗎?我比你小那么多,你以后就叫我春兒吧!”

                   

                   

                  我剛怯怯的喊了聲春兒,她就拉我褲鏈,臉紅紅的說:“韓哥,你這個不是真的吧?怎么這么嚇人?老胡的連你一半都沒有。”

                   

                   

                  我都不知道怎么答她,她自己看到以后,嘴巴都成O型了,垂涎的看了好一會兒,就當我以為她真要以身相祭的時候,她竟給我塞回去了,后怕的說:“算了吧,我……我有點害怕,怕被你搞死。”

                   

                   

                  我前女友也說過同樣的話,不過她還活得好好的,所以我不相信蘇春兒承受不住。

                   

                   

                  可她都這么說了,我又不想表現得太過在乎這個,于是訕訕的說:“那行吧,你這樣對升哥挺不公平的,我也不該這么做。”

                   

                   

                  “少來,別以為我不知道他在外面玩女人。不過你挺好的,他叫你去你都不去。”

                   

                   

                  看來蘇春兒沒少跟蹤胡漢升,我驚出了身冷汗。

                   

                   

                  挺悲劇的,蘇春兒居然就這么回房了,擱我在那兒挺著。

                   

                   

                  第二我被一陣急促而巨大的拍門聲驚醒,不耐煩的出去開門,剛到廳門邊,只聽嘭的一聲巨響,我的門給踹開了,就在我發愣的功夫,胡漢升沖過來一拳砸我臉上,我踉蹌著摔地上,鼻血都出來了。

                   

                   

                  他追過來要踩,我連滾帶爬的后退避開,怒問他說:“胡漢升,你干嘛呢?發什么神經?”

                   

                   

                  “我發神經?我發NM的神經。誰TM批準你帶我老婆回家的?我當你是兄弟,你TM給我上顏色。”

                   

                   

                  我氣著了,站起來指著他鼻子罵:“還講不講理了?你TM昨晚把老婆輸給我了,我帶回來怎么了?啊呸,不對,是你老婆非要跟我回家的。”

                   

                   

                  胡漢升顯然還記得昨晚的事,他被我搶白得臉紅耳赤的,嘴硬說:“我昨晚那是喝高了,作不得數。虧你還是我朋友,我老婆要跟你回來你就真帶呀?你不會把她給我送回家去?”

                   

                   

                  “哎喲我去。喝高了?那昨晚你借我的錢是不是也作不得數了?我還送你老婆回家,她一個大活人,我怎么送?給你綁回去呀?”

                  “那當然,我都喝高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你借給我錢干嘛?那不是坑我嗎?我就是再傻也不能一萬塊就把老婆抵給你??!韓瀟,認識你這么長時間,沒想到你居然是這樣的人。老實說,你是不是早看上我老婆了,所以才經常借錢給我?”

                  擦!他居然猜到了。

                  我死不認賬:“放NM的狗屁,我是那種人嗎?我又沒逼著你問我借錢,是你不愿意借別人的,我肯借給你,還是我錯了?你還講不講道理?”

                  “那我不管,反正你肯定是有預謀的。我老婆呢?你昨晚有沒有碰她?MD,便宜都讓你占了,以后別想我再還你錢,你TM就是個騙子。”

                  哎喲我去,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他這是借機發揮,想賴掉欠我的所有賬呢!沒發現他居然是這樣的人,以前還覺得他人挺不錯的,許是今天早上酒醒后突然靈光一閃想出這么個主意才來鬧的,連求證我有沒有碰他老婆都不愿意求證了。

                  我氣得不行,正要罵回去,客房門“啪”的一聲推開,蘇春兒黑著臉出來,罵胡漢升說:“你鬧夠沒有?你什么意思?拿我的身子給你抵債呢?胡漢升,你思想能不能別那么齷齪?我跟韓瀟回來,不代表我愿意跟他睡,我TM就沒跟他睡,你就認定了我給你戴綠帽了是吧?行,我以后就不回去了。一萬塊不夠是吧?韓瀟,我現在就拿自己跟你作價,以后我把我自己賣給你,他欠你的債就一筆勾銷了。”

                  說完蘇春兒壓根不聽胡漢升解釋,通通通就出門了。

                  胡漢升其實挺怕老婆的,蘇春兒那么說,他嚇到了,追著出去,就沒我什么事了。

                  我腦袋還嗡嗡的,蘇春兒這話是真是假呀?要是真的,那我一直以來的夢想不就可以實現了?

                  我在家里傻笑了很長時間,臉疼都被我忽略了,洗臉的時候擦到傷口,疼得呲牙咧嘴的,才罵了胡漢升幾句。

                  無意間看到衣掛上掛著條黑色鏤空的女式蕾絲內內,我心里一個激靈,蘇春兒剛剛出門不會是裙下空著的吧?她去上班還是干嘛去了?

                  我琢磨著這么長時間胡漢升也不可能再纏著她了,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竟給她撥了個電話過去。

                  嘟嘟兩聲后,話筒里傳出蘇春兒一聲“喂”,似乎還帶著火氣。

                  我小心翼翼的問她說:“嫂子,你們沒吵了吧?和好了沒?”

                  “和好個屁。叫我春兒,你再喊一聲嫂子,看我還理不理你。”

                  額!

                  我弱弱的喊她一聲春兒,然后說:“你在哪兒呢?上班?”

                  “不然呢?你究竟想說什么?你打給我不會是想做和事佬吧?姓胡的那么不要臉,你不會是還當他是你朋友吧?”

                  依著我一慣的作風,我當然是笑呵呵的說:“升哥也只是一時生氣才會說出那樣的話,等他知道我們倆什么事都沒有以后,對我的態度肯定不一樣。”

                  “少來。你昨晚偷窺我,我也摸你了,咱們能沒事嗎?”

                  我叫屈說:“春兒,你可不能陷害我。我昨晚真沒偷窺,摸我那是你的事,他不能把這個算我頭上吧?”

                  “嘖!韓瀟,你慫不慫呀?承認跟我有事你覺得虧是吧?還說你喜歡我呢,你就是這么喜歡我的呀?”

                  這話我可受不住,忙說:“不虧不虧,絕對是我占便宜了。我這不是擔心你跟升哥嘛!所謂寧教人打仔,莫教人分妻。我就是再喜歡你,那也得在乎你的感受呀!你跟升哥肯定是有感情的,事情不到不可挽回,還是不要輕言放棄的好。”

                  電話那頭沉默了會兒,蘇春兒聲音突變溫柔,問我說:“你承認喜歡我了?值得嗎?我都給人做了十年老婆了,人老珠黃,你喜歡我圖什么呀?”

                  既然都說到這份上了,我再否認就矯情了,所以我一咬呀,默認說:“值得。不管是等你十年還是二十年,都值得。你一點都不老,還跟十年前一樣,像個剛出社會的小姑娘。反倒是我,這些年熬夜太多,都有小朋友管我叫大爺了。”

                  蘇春兒噗嗤一聲被我逗笑了,帶著嗔意說:“你這傻大爺。”

                  她對待情人般的昵語讓我受寵若驚,半晌說不出話,也不知道她非要我承認喜歡她是什么個意思。

                  “傻瓜,你打給我想干嘛?有話快點說,我等一下要忙了。”

                  我這才想起原意,于是問她說:“你從我家里出去,是不是直接去上班了?”

                  “對??!怎么了?”

                  我臉頰發熱的說:“我在洗澡間里發現一條女式內內,是你的嗎?”

                  “對??!”蘇春兒說:“昨晚我洗澡的時候不小心掉地上弄濕了,就沒穿……嘿嘿,你是想問我有沒有穿內內上班是吧?”

                  我:“……”

                  蘇春兒吃吃笑道:“剛剛呀!我對面有個男同事東西掉地上,他下去撿,我故意張開腿嚇他,他把頭都磕破了。”

                  我聯想到那幅畫面,有點吃醋的跟她說:“我都沒看過。”

                  蘇春兒被我逗樂了,可能是引起同事注意了,她捂著話筒,我都能聽到回音了,只聽她小聲說:“誰讓你假正經,活該!”然后語氣曖昧的說:“你想看我晚上給你看好不好?”

                  我一聽,激動得不行,她的意思是還會來我家咯,我還以為她走了就不再回來呢。

                  “掛了掛了,領導發現了,拜拜拜拜。”

                  我聽著話筒里的茫音傻樂,上班的路上腳步都是輕飄飄的。

                  一到公司我就被劉曼麗那臭女人逮著罵:“韓瀟,你眼里還有沒有老板?還有沒有我這個設計總監?每天都遲到,你當公司是你家開的呢?”

                  我笑吟吟的沒理她,把包往辦公桌上一扔就去泡咖啡喝。

                  劉曼麗罵罵咧咧的找老板訴苦,我徒弟小詩跟進來撞我肩膀說:“師傅,昨晚干嘛去了?怎么叫你去玩也不去。”

                  我往她洞開的領口里一瞄說:“等你長大點再說,現在都沒手感,怎么玩?”

                  小詩今年都二十二了,發育得還像初中生似的,B都不一定有。不過她身材是真好,小翹臀挺誘人的,只可惜她不喜歡穿裙子。

                  我總覺得臀翹的女孩穿裙子更要味道,就像蘇春兒一樣。

                  “你都不玩,它怎么會長大。”小詩跟我一樣沒羞沒臊的。

                  我知道她喜歡我,不過我比較喜歡豐滿的女人,又擔心沾上了脫不了手,所以一直沒碰她。

                  沒多一會兒,老板打電話叫我進辦公室。

                  他一見我就苦笑:“老韓,公司里你資歷最老了,能不能給我點面子以后遵守一下規章制度?你上班老遲到總不是個事兒,為這事曼麗都找我投訴你多少回了?我又不想罰你錢,你這樣我很為難的。”

                  我們倆是同學,他老婆還是我哥們(女的,別誤會。),所以我跟他說話一點都不客氣,吊兒郎當的說道:“該罰你就罰唄,我無所謂。那女人針對我又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要不是因為她是你死黨的妹妹,看我不削死她。你不會是想泡她吧?我可警告你,就是泡你也別讓我知道,要不然我會告訴你老婆的。”

                  “你可別瞎說,我跟她什么事都沒有。”

                  “沒有那你讓她做總監也不讓我做?”

                  “不是跟你說了嗎,她口才比你好,又是美女。女人出面跟人談事有優勢,而且你那臭脾氣,你自己又不是不知道。”

                  “行吧!”我不想聊了,起身說:“今天我會把啟鳴的策劃案弄出來,回頭你讓她帶小詩去談吧,我就不去了,晚上有事。”想到蘇春兒說讓我看她那個我就興奮,巴不得現在就天黑。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本想去接蘇春兒的,想到我們這關系不清不楚的很尷尬,也不知道胡漢升有沒有把她哄好,所以我就沒去。

                  誰知一到家就見到蘇春兒在炒菜,我心頭一片火熱,納納的問她說:“你怎么進來的?”

                  蘇春兒瞥我一眼說:“門口的鞋里找的??!你藏了枚鑰匙在舊鞋里,我們家老胡還是跟你學的。”

                  我看著她的翹臀咽了下口水,問她說:“你真打算在我家這么耗著呀?”

                  “不然怎么樣?你讓我現在原諒胡漢升?那不可能。起碼他得拿錢來贖我,他究竟欠你多少錢?我得逼著他把賭債還清了再談其他的。他這人不是沒本事,只是好賭成性,顧不上其他而已。”

                  確實,胡漢升挺牛逼的,他有個小小的工程隊,專門跟廣告公司合作,挺賺錢的,只是賺多少都賭輸了,才顯得有點落魄。

                  我訕訕說:“也沒多少。”

                  “沒多少是多少?總得有個數??!”蘇春兒逼我說。

                  沒辦法,我只好坦白說:“零零散散的借,到現在有二十多萬了吧!”

                  “什么?二十多萬?”蘇春兒都驚到了:“他怎么跟你借的?平時在家也沒怎么問我要錢??!”

                  “男人嘛!要面子。”我說。

                  “那你也不能借那么多給他啊,都積累這么多了,你都沒叫過他還債嗎?”

                  我不吱聲。

                  蘇春兒看我一眼說:“是不是因為我?”她挺感動的樣子。

                  我笑笑不說話。

                  蘇春兒白我一眼說:“傻瓜。”完了臉紅紅的的跟我說說:“一會兒吃完飯讓你看。”蘇春兒那媚眼兒瞧得我都起來了。

                  她瞟我褲襠一眼,啐我說:“單身漢就是單身漢,一點都不禁誘。”

                  我叫屈說:“那也怪你太漂亮了。”

                  “油嘴滑舌。”蘇春兒白我一眼。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資格褻玩她,靠近了對著她的翹臀下不去手,嘴欠的問她說:“你真讓我看呀?那樣對升哥是不是不太好?”

                  蘇春兒負氣說:“有什么不好的,他都把我輸給你了,你以為他在乎我?他在乎的只是面子而已。”

                  我從蘇春兒的語氣里聽出了很濃郁的怨氣,很顯然她言不由衷,她是希望胡漢升在乎她的,可又無能為力,只好想辦法發泄,而我,就是她的出氣筒。

                  想通這一點后,我自覺不是一個很有節操的人,所以很不要臉的試探著問她說:“那……春……春兒,我能摸一下你嗎?”

                  “你……你想摸哪兒?”蘇春兒臉都紅了。

                  顯然,她并不是一個很開放的女人,只是她心里實在積蓄了太多怨氣,所以變得無所謂。

                  我也不說話,眼睛往她的高聳上看。

                  蘇春兒拿鏟的手一軟,聲音小小的跟我說:“那你輕點。”

                  我手有些哆嗦的順了上去,觸碰到的瞬間,那柔軟的觸感讓我熱血沸騰,而蘇春兒,臉紅艷得似要溢出水來。

                  我貼在她的后背上,隔著衣服享受,下身也自然的貼了上去。

                  我能感覺到蘇春兒的身體在顫抖,她似乎站不穩了,緊緊的貼靠在我懷里,聲若蚊吟的跟我說:“你能不能別靠那么近?我說讓你摸,可沒說跟你做。你那太嚇人了,我害怕。”說是那么說,她的臀卻在往后挺。

                  我說:“放心,我就靠一下。你不答應,我肯定不會碰你的。”

                  話是這么說了,可我的手已經不滿足在外面溜達,從她衫下伸進去,抓住那飽脹的時候,我感覺到她的身體也有了反應,于是嘴貼在她耳邊說:“你今天真的沒穿內內上班呀?那現在是不是還空著?”

                  說話時我的手擠進了她的裙腰。

                  似乎在配合我,她縮了下肚子,我心里暗笑,卻又拿出來了。

                  “你干嘛?”

                  她側頭問我,眼睛都瞇起來了,顯然很享受。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相關文章

                  嗯啊…寡妇少妇呻吟浪荡

                            <address id="zxvxz"></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