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xvxz"></address>

                  分手不甘心在一起又好累*胡椒仔咩甜茶

                  憤怒的李峰,欺身壓了上去,林秀梅頓時傳出了一聲痛苦的尖叫!

                  林秀梅痛的都哭了,簡直比第一次洞房還要痛。

                  李大明聽著媳婦哭叫,心底一顫,知道媳婦被李峰弄進去了,此時殺了李峰的心都有,真想立即沖進去弄死李峰,但奈何被兇猛的大黃狗纏住,脫不開身。

                  大床上,李峰感覺自己飄到了云端,瘋狂的像頭野牛,結實無比的大床嘎嘎地響了。這是他夢寐以求的第一次,全身都是力氣,根本不在意林秀梅的小手在自己的后背亂抓,只是瘋狂地像牛一樣耕地。

                  痛苦來得快,去的也快,林秀梅也嘗到了女人真正的滋味,心里無比的痛苦,極其想推開李峰,自己男人就在外面!

                  可真的不能自抑,那極度的舒服,從心底里渴望著,眼神迷離了,小手更是主動抱住李峰。

                  林秀梅小嘴還叫著,可聲音里,痛苦的味道早沒影了,好像極其的享受。

                   

                  我被校長開了花苞【一只S和一只M的對話截圖】

                  李大明快氣瘋了,他很是清楚自己媳婦的保守,除了第一次洞房,還叫了兩聲,以后的日子里,任憑自己用出什么手段,根本沒叫過,沒想到現在居然被李峰弄的叫……

                  終于他摸到了個板凳,還是什么東西,不管不顧的用力砸在大黃狗腦門上,大黃狗終于松開了。

                  “李峰,我草你……”李大明大叫著,奮不顧身的沖進屋里,一腳踹開了隔間的門,但是此時一切都晚了,

                  伴隨著一陣舒適的呻吟聲,二人完事了!

                  “李峰,我殺了你這王八蛋!”一聲怒喊,李大明撲了上來,狠狠地廝打李峰。

                  李峰此時舒服極了,畢竟是第一次,時間短了些??烧娴暮妹腊?。

                  李大明嘴里大罵著,瘋狂捶打著,拳頭雨點般落在李峰頭上,背上。

                  李峰趴在林秀梅身上,也不還手,心里一點也不驚慌,反而覺得報復的舒爽,趴在林秀梅白軟的身上,忍不住又動了動,林秀梅的身子也跟著顫抖。

                  “把他拉開,拉開,別打了,李大明,你個混蛋,怎么才進來?把他……拉開。”林秀梅哭叫著,心里無比的羞愧,小手想推開李峰,可身子被李峰折騰的一絲力氣也沒有,甚至還動著,羞辱自己。

                  李大明才發現,李峰還在他媳婦身上,氣的抓住李峰的胳膊,大聲叫著:“起來,給老子起來!”

                  李峰胳膊上一陣劇痛,林秀梅居然咬自己,看著林秀梅梨花帶雨的臉,嘆了口氣,翻身才起來,撿起自己的褲衩提了上去。

                  心里沒一絲愧疚,是你兩口子套老子,沒套好,玩砸了,好像也真的把我按在林秀梅身上了。

                  當李峰離開林秀梅的身子時,林秀梅居然感受到一絲的不舍,心里一陣的羞愧,自己怎么會有這種感受?這可是無恥的女人才會有的??粗畲竺骷t著眼站在床邊,想到剛才自己居然主動抱著李峰,甚至自己的腿還主動勾住李峰的屁股,不,我不是那種賤女人,我……

                  林秀梅心里無比的懊悔,伸手想去抓自己的衣服,可身子剛想坐起來,一股酸痛清晰地傳了過來,啊,痛的她忍不住又叫了一聲,感覺李峰好像還沒離開自己的身子。

                  “李峰,不用我說,把元寶交出來,不然我送你去派出所。欺負女人,可是大罪。”李大明大聲說著,卻看到床角還掛著媳婦的小褲褲,那可是自己特意給媳婦買的,被李峰……想著就難受氣憤。

                  “我沒有啥子金元寶。”李峰背對著李大明,向外走去,不想再看林秀梅穿衣服??陕犞采细O窸窣窣的,腦子里還是閃現著那潔白如玉的身子,真的好香好軟,壓在上面簡直比神仙還美,怪不得都喜歡娶媳婦呢。

                  剛走出閣間,“嘭”一只拳頭砸在李峰的后背,毫無防備的李峰,一個趔趄,差點跌倒,心里不由大怒,你他娘來訛詐老子寶貝,還打的這么兇,要不是林秀梅,老子打死你。

                  “把金元寶拿出來!”李大明抓住李峰的衣領,舉拳又想打,被李峰一把卡住脖子,用力一捏,李大明的拳頭落不下去,臉漲的通紅。

                  一拳搗在李大明肚子上,撲通,李大明跌倒在茶幾上,茶壺茶杯一陣的稀里嘩啦,要是讓李峰娘看到,不知道多心疼呢。

                  “李大明,實話告訴你,我根本沒什么金元寶,都他娘是謠傳的,不信,你隨便搜。還有這兒是我家,剛才只能算你媳婦出墻,派出所人來了,我也不怕,大不了名聲毀了,不娶媳婦,可你媳婦名聲也好不到哪兒去?”

                  “剛才,我媳婦那么大聲喊停手,你都硬上了,這就是強暴,是要判刑的。”李大明從地上爬了起來,目露兇光,死死地盯著李峰。

                  “誰聽見她喊了?”

                  “我聽見了,我就在窗外!”李大明毫不猶豫地大聲吼叫起來,眼睛洶洶地看著李峰,恨不能吃了李峰。

                  “你聽見媳婦喊了,怎么不早些沖進來?非要等老子弄進去了,你***才進來。”

                  “老子打死你!”李大明惱羞成怒,舉著拳頭就想沖過來。

                  “別打了。”隨著聲音,隔間門大開,林秀梅慢慢地走了出來,兩條腿還打顫呢,眼睛紅紅的,顯然哭過了,低聲說:“李峰,別藏著了,剛才你說有寶貝,現在拿出來吧。”

                  “拿什么拿?剛才你坐到我腿上,我能不激動嗎?一激動說禿嚕嘴了,我說的那個寶貝,不是什么金元寶,問問李大明,男人誰還沒有個寶貝,沒寶貝就他娘是太監。”

                  剛說完,李大明猛然沖了過來,揮舞著拳頭,大聲罵道:“打死你個王八蛋。”

                  李峰早有準備,抬腳踹翻李大明,本想沖上去,再補幾腳,可看到林秀梅哭紅的眼睛,停了下來。

                  李大明沒起來,趴在地上紅著眼罵李峰。

                  邁步來到林秀梅面前,看著她凌亂的頭發,不整的衣服,低聲說:“林主任,不管你信不信,我真沒小元寶,你也是大隊干部有腦子的,怎么不想想?要是有,我還會在這個破家,孤零零在這小坡兒上,連個鄰居都沒有,唉,真是貪心讓人變傻。”

                  “那你就這么占了便宜?”李大明爬了起來,紅著眼睛,揉著肚子,憤恨地看著李峰,卻不敢再沖過來。

                  李峰嘆了口氣,從茶幾抽屜里,拿出一疊錢,丟給林秀梅,說:“家里就這點錢了。”

                  林秀梅拿著錢,手一陣的顫抖,一下甩給李大明,眼淚流淌,大聲說:“李大明,剛才我那么喊,你怎么不進來?現在你也拿到錢了,我對不起你,回去咱們離婚。”林秀梅哭著說完,轉身想跑,可剛跑兩步,痛苦地蹲了下去,嚶嚶地哭了起來。

                  “秀梅,這事兒,都怪我,不怪你,我不會離婚的。我不去賭錢,不逼著你來……這錢遠不夠啊。”李大明說著,查看著錢。

                  李峰一陣的鄙視,居然還有心思數錢!忍不住低聲說:“那你想要多少?”

                  “別說了,都是我的錯,不該貪心。”林秀梅哭著,站了起來,踉踉蹌蹌地向外走。

                  李大明忙拿著錢,跟著出去了,嘴里還大聲說:“李峰,這事兒,咱們沒完。”

                  李峰搖搖頭,替林秀梅不值,怎么嫁了個人渣?

                  看著踉踉蹌蹌的林秀梅,心里一陣不好受,剛才真對不起人家,只顧著自己舒服,那么用力。

                  可轉念一想,她也是為了自己的寶貝,剛才還那么風騷,該,這種女人,就該狠狠弄她。

                  看著地上的狼藉,心里卻很是舒爽。終于嘗到了滋味,真的好美,感覺嘴里還甜絲絲的。

                  收拾好大廳,走進閣間,一頭倒在床上,還能聞到林秀梅身上的味兒,咦,床頭柜上有張紙。

                  伸手拿了起來,上面清秀的小字,很是漂亮:“阿峰,對不起,姐真的不想來,可沒辦法了,李大明輸了好多錢,那些人今晚要來討債,沒錢的話,會活活打死大明的,姐真的沒辦法了,才來的。”

                  紙角居然還濕濕的,難道這是林秀梅的眼淚?

                  不行,李大明沒有弄到小金元寶,我給的那點錢根本不夠,那些人可都是狠人,萬一要對林秀梅用強可怎辦?怎么說我也睡了人家,總不能看著她受欺負吧?

                  卻說林秀梅從李峰家出來,被折騰的腿軟軟的,甚至感覺身子里還有什么。很快被李大明追上。

                  李大明摻扶住林秀梅的胳膊,可林秀梅心里委屈,甩了幾下,沒甩開李大明的手,也就順著李大明,讓他扶著慢慢向家走。

                  剛進家門,一個禿子站在堂屋門口,笑著說:“李大明,老子教你的那個套兒很好使吧?李峰那個老實蛋,把金元寶交出來吧?嘿嘿,放心,不管金元寶大小,你欠的債一筆勾銷。”

                  李大明沒好氣地大聲說:“王禿子,你那個套兒,讓我媳婦被欺負了,你要負責,錢不還了。”

                  “這么說,金元寶沒到手,還不想還錢呢,嘿嘿,這個帳怎么算,你小子也不吃虧啊。”禿子漫不經心地粗聲說道。

                  這時,林秀梅已經來到堂屋門口,想進去躺著,腿真的沒一絲力氣了。沒想到,王禿子猛然伸手摸了下林秀梅的屁股。

                  林秀梅身子一顫,憤怒地瞪著禿子,大聲問:“你想干嘛?”

                  禿子壞笑著低聲說:“干嘛?你說干嘛?你男人欠我們錢,天這么晚了,老子還等在這兒,要是不占點便宜,老子可虧死了。”

                  “王禿子,你別過分,我欠你們錢和我媳婦無關。”李大明剛說完,“啪”一記響亮的耳光,讓李大明腳下一滑,跌倒在地。

                  “李大明,你***給誰說話呢?欠我們那么多錢,摸你媳婦怎么了?我能看上你媳婦,是你的福氣,老子可是很闊氣的,你欠老子那么多錢,弄一次又能怎的?”王禿子很無恥地說道。

                  “閉嘴,畜生,滾,給我滾!”林秀梅大聲罵道,黑夜里很是響亮,可幾家鄰居,沒一家出聲,甚至院子燈都沒亮,顯然不敢管閑事。

                  禿子突然沖過去,一把抱住林秀梅,低聲說:“老子就喜歡你這種辣妹子,李大明能弄你,老子為什么不能?”

                  說著,張開大嘴去親林秀梅的小嘴,嚇得林秀梅身子左右扭動,雙手拍打禿子的頭,還大叫著李大明。

                  “王禿子,我和你拼了。”李大明從地上爬起來,大喊著想沖過去,。

                  禿子粗聲說:“李大明,老子的人就在屋里,是不是想死???放心,只要老子爽了,你欠的錢,一筆勾銷,反正你老婆也不是黃花大閨女了。”

                  李大明還真的停了手,沒想到一個白臉青年,晃悠悠從屋里走了出來,笑嘻嘻地說:“老大,一會兒,你爽了,兄弟也想爽一下,聽說她還是這個村的婦女主任,兄弟還真沒試過婦女干部。”

                  “閉嘴,老子和你拼了!”李大明大叫著向白臉青年沖去。

                  禿子粗亮的嗓子很是刺耳:“李大明,你別***犯渾,今晚,我們等了這么久,爽一下怎么了?你要不同意,行,把房子賣了還錢。”

                  李大明還真的停了下來,嘆了聲,抱著頭蹲了下去,顯然默認了。

                  “李大明,你就是頭豬!就是頭畜生!”林秀梅氣的又哭又罵,心里更是都絕望了。

                  禿子死死地抱著林秀梅,還狂笑著對白臉青年說:“過來幫忙,真她娘烈,你從后面抱住她,老子扒她衣服。”

                  白臉青年沖過來,一把抱住林秀梅的后腰,連同林秀梅的雙臂,任憑林秀梅掙扎叫罵也不松開。

                  “畜生,放開我,放開……李大明你不是個男人……你個豬頭!”

                  禿子的大手一把扯開林秀梅的上衣,大手肆無忌憚地抓住那黑色的罩罩,咧著大嘴笑著:“哈哈,李大明你老婆真***極品啊,真彈啊,嘿嘿,老子真沒想到這個小山村還有……”

                  “不想死的,放開她。”李峰的聲音,打斷了禿子的狂笑,大長腿邁進了小院。

                  禿子和白臉青年松了手,林秀梅哭著,忙遮掩住身子,蹲了下去。

                  “李峰,你***別多管閑事,李大明欠我很多錢,我玩他老婆,他自己都同意,你裝什么大尾巴狼。”

                  李峰也懶得聽他廢話,大步走過去,伸手把蹲在地上林秀梅拉了起來,低聲說:“跟我回家。”

                  林秀梅心里一暖,感覺面前的青年,才是自己想要的男人,能給自己安全,保護自己。

                  “李峰,你別給臉不要臉。”白臉青年大聲說著,看著高大的李峰卻沒敢上前,村上出名的老實蛋,可力氣也大的驚人,砸石頭一個比兩個還厲害。

                  李峰扭過頭,沒理會白臉青年,看著已經站起來的李大明,說:“李大明,你給咱們村男人丟臉,讓這兩個人渣滾,不然,我把你們打暈,全丟后山喂狼,到時候,警察可找不到我頭上。”

                  “李峰,林秀梅是我媳婦,這兒是我家,你***放開她。”李大明看著自己媳婦被李峰抓著手,滿腦子都是氣,以前,看不起的老實蛋兒,居然讓老婆乖巧地站在身邊。

                  “李大明,你給我閉嘴,看見你臟眼睛。”林秀梅爆發了,哭著大叫。

                  李大明臉色一陣蒼白,看著林秀梅低聲說:“秀梅,剛才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想……”

                  “李大明,你就是個軟蛋,眼睜睜看著自己媳婦被欺負,卻不敢站出來,我沒有你這樣的男人。”林秀梅傷心地又哭又叫。

                  李峰不喜歡說話,松開林秀梅,猛然沖到禿子近前,一腳踹在禿子肚子上,接著狠狠一耳光抽在白臉青年臉上,“啪”很是響亮。

                  “臥槽尼瑪”白臉青年也爆發了,猛然掏出一把匕首,對著李峰沖了上去。

                  “撲通”白臉青年沖的快,倒的也快,李峰大腳,直直地踹在他肚子上。

                  “滾,再不走,就別走了。”李峰看著倒在地上的兩人,陰森森地說道。這次真的管用。爬起來的禿子和白臉青年走了。連個屁都沒敢放。

                  “慢著,把李大明的欠條留下。”林秀梅的話,讓李大明眼睛一亮,看李峰的目光很是復雜。

                  禿子卻好像沒聽見似的,繼續向前走。

                  “欠條留下,不然你走不出這個門。”李峰大步追了上去。

                  王禿子狠狠地盯著李峰,可看到李峰舉起大手,還是嘆了口氣,從兜里拿出一張欠條,說:“今兒,老子栽了,不過,你也別得意,老子會讓你后悔的。”

                  一把接過欠條,看了下,撕了個粉碎,看著王禿子說:“我會打獵,不怕死,就帶人來,現在滾。”

                  王禿子沒敢再說狠話,帶著白臉青年走了。

                  李峰走到林秀梅近前,可還沒說話,林秀梅也不顧遮掩身子了,一下撲進李峰懷里,放聲大哭,真的好委屈,差點被那丑陋的禿子占了身子,剛才禿子張著臭嘴扒自己衣服,都絕望了。

                  李大明站在旁邊,無比的難受尷尬,不過,心里隱約還有一絲的輕松,欠條撕了,秀梅也沒被王禿子欺負,可看著痛苦的媳婦,真的不知道說什么好。

                  “阿峰,我要離婚。”林秀梅哭著說著,香軟的身子再次讓李峰心火燃燒。真的又想了,剛才在閣間,那滋味真的太美了。

                  李大明心里一驚,離婚!是啊,自己真的太傷她的心了。不行,不能離婚!

                  “秀梅,我去咱爹那院兒看看孩子,看她們睡了沒。”李大明說完,逃也似的離開家,他很精明,知道有了孩子的牽絆,林秀梅很可能不會和自己離婚,反正李峰已經睡過了,就算他留下又能怎的?

                  林秀梅好像根本沒在意李大明的話,緊緊地抱著李峰,生怕他跑掉,結實的胸膛,真的好安全。

                  這時,好像老天爺也湊熱鬧,還下起雨。

                  “姐,你衣服都濕了,還是先回屋。”李峰說著。

                  “我腿軟,走不動。”林秀梅說著,臉紅了,對這男人說過一次腿軟,現在第二次,不過,這次是真的。

                  李峰也沒多說話,心里火熱,彎腰抱起林秀梅走進堂屋,沒想到林秀梅主動把小手伸進了李峰的褲子,冰涼的小手,讓李峰一下滿身邪火。

                  “阿峰,是不是覺得姐是個很隨便的女人?很下賤。”林秀梅低聲說道,眼睛紅紅的。

                  “姐,你別說了,我心里你是個好女人,為了李大明不惜被我占便宜,姐,真不值。”李峰的話,讓林秀梅紅著眼睛,猛然抱住他,也不顧衣服鞋子濕了,挺著著胸,閉著眼,急切地說:“來,來吧,阿峰,就讓姐也瘋狂一次……”

                  衣服一件件落下,白生生的身子被李峰壓到身下去了。

                  李峰喘著粗氣,激動地親著,含糊地說:“姐,你真的好香,好軟……”

                  待到林秀梅的身子做好了準備,李峰終于進入了……

                  李峰又像也牛般瘋狂起來,這次他才真正嘗到了美味,還在李大明的床上,心里無比的激動。

                   

                  在自己家,畢竟太匆忙了,而且還有些噪音。

                   

                  雨,嘩嘩地下著,臥室里更是如火如荼,林秀梅也完全動情了,漲紅的俏臉張著小嘴狠狠地咬在李峰的肩頭,小手更是用力抓著床單,她完全失控了,感覺飛到了天上,太美妙了,女人還能這般的美妙,李大明根本沒給過啊。

                   

                  此時李大明,再次返了回來,想著自己媳婦和李峰在家,兩人說不定還會再一次做那種事,走在雨地里,心里卻滾燙滾燙的像喝了熱油難受。

                   

                  路上還滑了一跤,滿身的泥,好不容易來到家外,發覺自己沒帶鑰匙,好像是自己走的時候插上的,想跳墻,自己家圍墻很高,根本上不去。

                   

                  雨水順著李大明的頭發,流淌到了臉上,抹了把臉,隱約聽到自己媳婦好像還在大叫。

                   

                  李大明那個心里難受,想用力“啪啪”拍門,可害怕鄰居們聽見,那自己還有臉呆在村里嗎?

                   

                  此時李峰正壓著林秀梅瘋狂,林秀梅更是抱著李峰,不自主地大叫著,外面大雨嘩嘩的響,不仔細聽,倒也聽不到什么。

                   

                  李大明卻清晰地聽到林秀梅的嚎叫,因為他趴在鐵門上,那一聲聲的嚎叫,就像匕首一般刺進他的心里。

                   

                  “李峰,我草你祖宗,你不得好死,林秀梅你個賤貨,老子還沒死呢,你就和別的男人搞!”

                   

                  李大明心里憤怒地大叫著,早把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忘記了,自己要不去賭錢,這些事能發生嗎?

                   

                  可他又不敢拍人,更不敢大聲罵出來,最后無力地坐在門外,痛苦的眼淚流淌了下來,以后再***不去賭了。

                   

                  李峰和林秀梅可不知道這些,兩人抱在一起還在折騰。

                   

                  不知道折騰了多久,李峰才抱著白璧如玉的林秀梅來到廚房,李大明家居然還安著太陽能熱水器。

                   

                  白色浴缸里放滿溫溫清澈的水,才把林秀梅放了進去。自己也跳了進去,心說:“回頭,我也給娘安一個。”

                   

                  林秀梅舒服的閉上了眼睛,輕聲說:“阿峰,村里人都被你騙了,你根本一點也不老實,那么欺負姐,還讓姐用嘴……”

                   

                  李峰壞笑著向林秀梅身上撩水,感覺真的像做夢一般,以前林秀梅是那般的高高在上,端莊的她都很少看男人,現在自己任意地弄她,連小嘴都沒放過,嘿嘿。

                   

                  天亮了,一縷陽光,照射進了臥室,李峰抱著香軟的林秀梅,低聲說:“姐,不要裝睡了,睫毛都動了,嘿嘿,我還想再來一次。”

                   

                  林秀梅忙睜開大眼睛,擺著小手,慌亂地說:“不,不行了,昨夜你就是頭野牛,洗了澡都不放過,現在,真的不行了,全身一點力氣也沒有,腿軟的都下不了床,還餓的難受。”

                   

                  李峰看著那紅潤的小嘴,想著昨夜的舒服,忍不住,嘿嘿地笑了,輕聲說:“餓了,還沒吃飽?”

                   

                  “滾,你個大壞蛋!”林秀梅羞得舉著小拳頭,砸在李峰臉上,可柔弱無力根本不管用,林秀梅此時好像回到了新婚,自己就是嬌羞的新娘子,而李峰就是新郎。

                   

                  李峰的廚藝很不錯,娘身體不好,妹妹上學,家務也大多是李峰做的。

                   

                  滿滿的一大鍋紅豆粥放了蜂蜜的,風味十足,大半碗風干兔肉,紅油油的亮,很有嚼勁兒。六個鹵汁濃郁的咸鴨蛋里面流油兒,香的很。

                   

                  伴著黑豆面的大饅頭,雖不夠松軟,但絕對有營養。做飯的時候,李峰還感慨李大明家條件真不錯,沒想到卻去賭錢,十賭九騙,難道不知道?

                   

                  白生生的林秀梅裹著被單,被李峰抱到餐桌前,羞得不敢抬頭,輕聲說:“壞人,讓人家先穿衣服。”

                   

                  “先吃飯。”李峰壞壞地偷看,幫著林秀梅盛了一碗紅豆粥,遞給她個大饅頭。林秀梅為了吃飯,被單露出好些潔白如玉的地方,看的李峰胃口更大了。

                  吃過早飯,林秀梅穿上衣服,沒帶罩罩,說話顫巍巍的,李峰看的入迷,忍不住又抱住,急切地說:“姐,再讓我弄一次。”

                   

                  “啊,不要,你就是頭牛,怎么都不知道累?”林秀梅羞得想推開李峰,可李峰讓她扶著餐桌,從后面脫掉了褲子,撞了進去。

                  >>>>完整章節全文在線 閱讀  <<<<

                  相關文章

                  嗯啊…寡妇少妇呻吟浪荡

                            <address id="zxvxz"></address>